中文字幕丝瓜app下载

吃过饭后,念穆便端着保温瓶出发去医院。

慕少凌结束会议后,端着托盘下来,保姆立刻接过拿到厨房那边去,他便下意识地寻找着念穆的身影。

却没见着人。

淘淘坐在沙发上看着图册,见这个情景,说道:“爸爸,不用找姐姐了,姐姐已经出门了。”

“出门了?”慕少凌皱了皱眉头,坐在儿子的身边。

“是呀,姐姐吃过饭以后就出门了,说是要去探望李妮阿姨。”淘淘当着传话筒,十分及格。

“她怎么没喊我。”慕少凌拿过儿子的图册,无奈翻着。

淘淘见状,把图册拿过来,“姐姐知道在忙,自然不会打扰,她这是体贴,怎么还不高兴?”

慕少凌看着孩子懂那么多,怀疑他也跟着软软看那些电视剧去了,抬手,用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,“小孩子怎么懂那么多,大人的事情别管。”

淘淘吃痛地摸着自己的额头,“臭爸爸,以后我再也不管的事情了,姐姐那是体贴,怎么还不高兴呢?”

“我宁愿她多点麻烦我。”慕少凌认为,爱一个人,给她解决麻烦也是幸福的。

淘淘抱起图册跳下沙发,看着自己父亲这个模样,无奈摇了摇头,大人的事情,真的不是他这个小孩子说懂就懂的。

纯真小妹甜蜜似顽皮孩子

慕少凌看见孩子这个模样,板着一张脸,“想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大人的世界真复杂,我还是回卧室看图册去吧。”淘淘说着,抱着图册蹭蹭蹭的上楼去。

慕少凌看着孩子这个模样,也跟着站起来。

念穆不肯麻烦他,他只好继续去处理工作,只有把工作的事情处理好,才能有更多的时间攻略她。

反正余生还长,念穆注定是属于他的。

……

念穆来到医院,走进病房的时候,看见宋北玺还在,心里的欣赏又多了几分。

他是担心李妮在医院有危险,所以才会这样寸步不离地照顾她,也挺好的,有他在,李妮在医院定然是安全得很,也不怕宋北野带人来骚扰。

“念穆,来了!”李妮看见念穆来了,笑眯眯的。

念穆提着保温瓶走进来,说道:“是呀,答应给煮粥的,现在要喝吗?”

“要,我好久没吃东西,胃空的难受,现在喝点粥正好。”李妮笑着,她带来的粥就是及时雨,缓解她胃里的难受。

宋北玺皱了皱眉头,询问道:“的胃不舒服?怎么不说?”

李妮本不想让他知道,不过是胃里不适,只要喝点热乎的就好,所以一直没有说,等待念穆过来。

没想到看到念穆端着粥进来,太激动,把话说漏嘴。

“就是小问题,喝点粥就好。”李妮生怕宋北玺劳师动众让医生给她安排一堆检查,连忙说道。

“绝食了几天,身体一点点不舒服都可能是大问题。”宋北玺想让医生过来帮她做检查。

他不能失去李妮,所以一点风险都不想承担。

“真的没事的。”李妮见他一副要找医生的模样,连忙劝住,看向念穆,“不信让念穆给我把把脉,她的医术连慕总都夸。”

念穆点了点头,也认为李妮没有什么大问题,看向宋北玺说道:“不如让我看看?”

宋北玺点点头,对于她的医术,还是相信的。

念穆伸手,替李妮把脉,病房的气氛安静下来。

过了会儿,她收回手。

宋北玺的表情十分着急,问道:“她的身体怎么样?”

“除了有些营养不良,其他没有大问题。”念穆笑眯眯的打开保温瓶,把粥倒出来,“营养不良的问题,只要吃得好就能补回来,所以,就看宋先生了。”

她的话是在叮嘱宋北玺好好照顾自己,但是李妮却是红了脸,“念穆,在胡说什么。”
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宋先生是个好男人,肯定愿意照顾一辈子的。”念穆把装了粥的碗递到她的面前,心里羡慕。

虽然说,李妮之前的日子过得太苦,但是眼看着会有个好未来,跟宋北玺也能圆满。

反倒是自己,之前过了一段跟慕少凌很幸福的日子,还给他生儿育女,但是现在两人的未来,她看见的是一片坎坷。

大抵,她这辈子跟慕少凌都不会有一个好结局。

“我自己能照顾自己。”李妮把粥递给宋北玺,“吃吗?”

“不吃,吃便是。”宋北玺看着她的馋样,看来念穆做的饭菜的确好吃。

可惜了,她是慕少凌的人,不然说什么,他都要把她挖到身边,天天给李妮做饭吃。

“们都吃吧,我带过来的挺多的,够两个人吃。”念穆说着,又拿起旁边的碗装上一碗。

李妮把手里的这碗递了过去,“听见了吗?赶快吃。”

宋北玺点了点头,接过粥。

念穆看着两人在那里喝粥,没有说一句话,感觉自己是个电灯泡,于是把保温瓶盖上,说道:“们先吃,我先回去,保温瓶里还有很多,多吃点。”

“这么快就走了?”李妮愕然看着她。

“是呀,在这里当电灯泡也不好,而且我还有工作的事情要处理,们慢慢吃。”念穆转身离开,现在他们需要的是独处的时间,她便不在这里打扰。

她离开病房后,直接走出医院。

本想直接离开然后回别墅处理工作的,但是没想到,她经过医院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宋北野。

想到他之前做的一切,还有对李妮做的一切,她握紧了拳头,看着他关上车门,她快步走上前。

“宋北野!”念穆的声音充满愤怒,拿起手机按下录音键后,直接冲到他的面前。

宋北野表情阴鸷,看见是她,冷笑一声,“怎么?这是要送上门吗?”

“再说一次试试?我一定会撕烂的嘴巴!”念穆握紧拳头,她忍不了,想要往她脸上招呼。

“哟,被绑架过一次,还是那么暴躁。”宋北野眯着眼睛,看着她光洁无暇的额头,“居然没有留下疤痕?看来慕少凌照顾照顾得挺好的,怪不得乐意跟在他的身后当小情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