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版草莓

   台州象山出海,乘船往西两日,有一片岛屿,居中的海岛面积甚广,山峰竖立,树林茂盛,远远眺望有旗帜招摇,可见点点寒光。

   最靠西侧的山崖上,一位身着淡绿色衣裙的女子小心的凑到崖边,看着下方不停撞在山崖上被拍的粉碎的海浪。

   女子容貌艳丽,举手抬足间带着一股媚意,但脸上满是愁容,当然了,只有在这儿,没有人看见的地方,她才会露出这幅表情。

   “姐姐,姐姐。”王绿姝在不远处喊了声。

   王翠翘揉了揉眉心,换了副神情转身走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   “这个月又没了……”

   “等等吧,回头再换个观音像拜拜?”王翠翘笑着打趣了几句,姐妹俩才并肩回了院子。

   王绿姝是个没心眼的,也是个习惯于依附强者的普通女子,她只会想着怎样去稳固自己在徐海后院中的地位,所以,她企图给徐海生个儿子。

   而王翠翘是个明白人,父亲、母亲、兄长、侄儿那么多人都被别人握在手心,自己如果给徐海生个儿子,那日后无论做什么样的抉择,都将是一场悲剧。

   所以,王翠翘私下用了药使自己无法受孕,不仅仅自己,还带上了妹妹王绿姝。

   “两位夫人。”

   “方先生。”

   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

   比起两年前,这位方先生形容消瘦,须发已渐渐染白,他是徐海的军师,但深居简出几乎不出现在公共场合,什么事都是私下和徐海商量。

   王翠翘将妹妹赶回屋子,自己径直去了书房,徐海正挠着头看似在翻书,实则在把玩手中的一枚玉佩。

   “好漂亮的玉佩。”王翠翘娇笑着进门,“是送给妾身的?”

   徐海大笑,“除了你还能送给谁?”

   虽然徐海如今后院也有四五名妾侍,但最得宠的还是王翠翘,往来书信都由其打理,甚至为其专门弄了间书房。

   “不仅这块玉佩呢。”徐海伸手取过一个卷轴,“下面兄弟送上来的。”

   王翠翘缓缓拉开,眼睛一亮,“苍松老柏,崩浪流泉,澄泓萧瑟之意萦绕其间,真是好画!”

   徐海喜好收藏名人字画……这事儿在海上倭寇中很受人嘲讽,你扁担倒了都不知道是个一,充什么文化人啊,实际上是王翠翘喜欢这玩意。

   视线落在落款上,王翠翘皱眉道:“雪居道人……嗯,好像是松江的画师,以前听人提起过。”

   “松江?”徐海随口道:“那地儿挺邪门的,俞大猷、董邦政都不是好惹的,还好那钱家子入京了,也不知道考不考的中进士。”

   王翠翘眼神闪烁不定,又看了会儿将画卷收起,“将军,刚才方先生来过?”

   “嗯,碰上了?”徐海叹道:“让他出去转转,非要一天到晚待在屋子里,也不怕闷坏了!”

   “这就是将军冤枉方先生了。”王翠翘随手沏了杯茶端过来,“一介谋主,只能依附于将军,如何敢频频露面,招揽人心,《水浒传》里的智多星吴用,没有宋江之令的时候,如何敢调动兵马?”

   徐海愣了下,笑骂道:“读书人就是想得多,海上都是厮杀汉子,他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的,想招揽人心也办不到呢。”

   “好了,不说他了,将军,这幅画谁送来的?”

   “老谭……你应该记得啊,前段日子还送了副字,你很是喜欢。”

   “噢噢噢,记得了,是青藤先生的字。”王翠翘小声说:“也亏他弄得来,有些手段。”

   “老谭也是跟着我好几年的老人了,一直悖懒的很,倒是这段日子……”

   话还没说完,有侍女在门口禀报,“大将军,外间有人求见。”

   “将军且去忙,妾身再好好看看那副画。”

   徐海点头大步出门,一直走到山腰处,指指一脸谄笑的谭维,“你这厮又来了!”

   “将军嫌弃我了?”谭维踢了踢脚边的箱子,嘿嘿笑道:“前几日不是去剿刘七三嘛,顺手捞回来的。”

   “你倒是会做好人,其他兄弟要骂娘了。”徐海骂道:“等风浪一停,就要出兵,你老小子别给我惹麻烦!”

   “哪能呢?”谭维委屈道:“全都送来了,一丁点儿都没留,就盼着大将军这次带着我捞一把。”

   “行行行,带着你就是。”徐海有点头痛,毕竟五六千人,总是有派系的,管起来头痛的紧。

   “大将军,要准备点啥?”谭维小心翼翼问:“两年前在嘉兴府,少了马车,不少好玩意儿都没弄走,要不要准备点马车,或者船只?”

   “你管那么多作甚!”徐海骂道:“到时候听命行事就是……算了,到时候你就跟在我身边。”

   “好好好,将军吃肉,小的也能喝点汤。”

   看仆役将箱子抬上山,谭维这才心满意足的下山,这段时日他频频露头表现一番,但对外甥钱渊的计划做了修改。

   钱渊让谭维多立战功,无非是希望他能更接近徐海的核心层,顺带着联络上王翠翘。

   而谭维觉得,自己前几年一直悖懒的很,突然一改旧风不太好,索性就以幸臣的面目出现好了。

  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人手不足,徐海下令连续吞并了两支小股倭寇,谭维跟着去捞了把,每次都将所获全都送给徐海,而且还附带上徐渭的字,孙克弘的画,文彭的刻章……钱渊都要心疼死了!

   谭维在心里琢磨了下,徐海入侵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了,但具体方向……几次打探都没什么眉目。

   谭维心里有点急,前两日他去过隔壁岛屿,倭寇首领辛五郎带着数百倭寇演练阵势,数百把雪亮长刀杀伤力极为惊人,只怕沿海官军无人能挡。

   不过,或许今天有些收获,谭维回头远远看向山顶的院子。

   书房里的王翠翘看着送进来的箱子,讶道:“将军,送到这儿来作甚,搬进库房就是,待会儿妾身再去清点登记造册。”

   “又有好几副字画。”徐海嬉笑道:“老谭这厮……挺会溜须拍马的。”

   王翠翘随意翻了翻,打开看了眼就丢到一边,“他不看看就送来?”

   “怎么了?老谭又不懂这些。”

   “完全不能看,写那副字的应该不超过八岁。”王翠翘一边翻一边说:“说起来收藏字画……还是要看名气的,有的人字写得好,画也画的好,名气不大就卖不上银子。”

   “这倒是,下次去绍兴抢一把,徐渭名气挺大的。”

   “上次老谭送来的青藤先生就是徐渭。”王翠翘没好气道:“这幅倒是像模像样,可惜连落款都没有。”

   “老谭也是个憨货。”徐海一把搂起字画,“待会儿全丢去引火。”

   “还有副呢。”王翠翘随意扫了眼,身子不由自主僵了僵,“这字儿也不行,乱七八糟的……算了,都烧了吧。”

   徐海撇撇嘴,正要让侍女进来收拾,王绿姝却进来了,视线落在最后那副字上就挪不开了,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……”

   看着王绿姝泪光盈盈,徐海有些诧异,低声问:“这诗很好?”

   “不是诗,是词,的确很好。”王翠翘无奈道:“应该是个落魄后的前辈写的,都说烧了非要让她看见,触感生情啊。”

   听到前辈两个字,徐海脸色微微一变,他是知道这对姐妹花当年是秦淮河上的头牌。

   当天晚上,王翠翘早早上床,其实徐海已经很久没有在这儿过夜了。

   老谭……听徐海口气,这人应该早就是倭寇了,居然是官府的暗间……不,应该是那人的暗间。

   王翠翘半起身,隔着窗户眺望远处的灯火,那是徐海上个月新纳的小妾,娇媚可意,才堪堪十五,徐海这个月基本都在那过夜。

   王翠翘有些同情这位自己名义上的夫君,枕边人是暗间,麾下资历最老的头目也是暗间,鬼知道这样的人还有多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