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解封app破解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看着孩子这样的反应,念穆瞬间不敢动了,继续保持着安抚孩子的动作。

保姆看见这幕,打了个哈欠,也展开陪护床,找了个位置去睡觉。

慕少凌把灯关掉,只剩下了沙发旁边的一盏小灯。

念穆听着孩子均匀的呼吸声,逐渐的,也犯了迷糊,顾不上身后还有个慕少凌在看着,她放松了警惕。

一直等到感觉手心的温度,还有怀里的温度有些烫人,她一个鲤鱼打地坐起来,看着躺在床上的淘淘。

沙发的灯依旧亮着,把她的背给照得倒了影,她看不到淘淘的情况,于是把床头的灯打开。

果然看见淘淘脸蛋通红,又烧起来了。

慕少凌依旧坐在沙发上,看着她一个鲤鱼打的动作,沉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淘淘又烧起来了。”念穆按铃,护士跟内科主任快速地走进来。

“孩子又烧起来了吗?”内科主任问道,直接拿着体温计塞到淘淘的腋下。

念穆点了点头,因为一直躺着,头发有些凌乱蓬松,她说道:“应该是刚刚才烧起来的,我感觉到手心很热,就知道不好了。”

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

护士拿起记录本,点头说道:“两分钟前,巡防护士才给孩子量过体温,那时候是三十七度七,没有到用药的体温。”

念穆听着,微微松了一口气,幸好,她没有发现晚。

对于发高烧的孩子,一分钟的拖延,都是致命的……

内科主任抽出体温计,紧张道:“三十九度,立刻通知楼下药房,送一支退烧针跟一瓶生理盐水过来,然后准备物理降温。”

护士闻言,立刻冲出去准备。

念穆一听要物理降温,就立刻下了床。

淘淘下意识地攀住她的手。

没有办法,念穆只能坐在床边轻轻抚着他的背。

内科主任看见,不由自主地说道:“这个孩子很粘啊。”

他知道慕少凌的妻子是谁,所以看见孩子这么依赖一个陌生女人的时候,心里更是觉得好奇。

之前他看见慕少凌带着孩子一同走进阮白的病房,孩子也没有这么粘着阮白的,但是现在,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离开,孩子即使病了,也要紧紧攀住她的手,就像是在攀着一个救命稻草一样。

念穆看着孩子这样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

她轻轻安抚着孩子,看见护士拿来冰袋,退热贴,还有医用酒精过来,她说道:“把冰袋给我吧。”

护士点了点头,把冰袋递给她。

念穆把两个冰袋塞在淘淘的腋下,这样能帮助他降温。

护士把退热贴贴在淘淘的身上,又兑开医用酒精,说道:“麻烦过来帮忙一下,往孩子的腿上还有手臂肚脐这些地方搓酒精。”

保姆闻言,立刻上前,她跟护士一人一边,往淘淘的腿上,手腕处,搓酒精。

只是淘淘的一只手紧紧抱着念穆,这根本就不好操作。

“再拿一块棉花给我,手这部分让我来。”念穆说道。

护士闻言,把沾了酒精的棉花递给念穆。

念穆开始替孩子搓酒精,一直到针水送过来,她们的动作也没停止过。

主任亲自替淘淘挂上针水,看着打着留针的小手有些肿胀,念穆又是一阵的心疼,快速给淘淘搓酒精。

现在只有双重结合,才能让他好受些。

慕少凌看着他们的动作,也加入了搓酒精的行列之中。

几人忙乎了一个多小时,淘淘的体温逐渐地下降,针水打完以后,淘淘的体温终于降到三十七度下。

内科主任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希望他接下来能不烧吧,要是烧的话,只能用物理降温了,依旧是半个小时检查一次体温,若是温度高于三十七度,就改成十分钟检查一次。”

“是,主任。”护士点头答应,她的话语刚落,淘淘的呢喃声就响起,“姐姐,抱抱淘淘。”

念穆听着孩子的呓语,无奈地摇了摇头,他是不知道,自己刚才紧张死了。

真的担心两重的退烧手段下,他都不能退烧。

念穆估摸着淘淘是感染了细菌才会这样,现在细菌不断侵蚀着淘淘的防护机制,所以身体才会起起伏伏的发热,只有知道了是什么细菌,对症下药,才能有效缓解。

待内科主任跟护士离开后,念穆自觉地躺在淘淘的身边。

淘淘好像是感受到她的温暖,立刻贴了上去。

鼻翼之间充斥着酒精的味道,但是念穆并不嫌弃,而是把孩子抱得紧紧的。

一夜过去,除了半宿的时候淘淘发了一次高烧,其他时候倒是平静。

一大早,念穆便帮淘淘洗漱了然后喂着他吃早餐。

早餐是慕家厨娘带过来的,淘淘并不爱吃,吃了几口后,就说不吃了。

念穆见他嘴唇苍白的样子,也知道他的嘴挑,但是自己现在也没办法给他煮粥,于是哄着他说道:“淘淘乖,把这些吃完,下次我给做好吃的。”

听着她的条件交换,淘淘的眼睛一亮,问道:“姐姐,是不是我想吃什么,就给我做什么?”

“是啊,只要乖乖的把这碗粥喝完,然后把豆浆也喝完,等好了以后,我就给做大餐!”念穆允诺道。

淘淘一听,立刻答应,快速地消灭了一碗粥,然后把一杯豆浆喝完。

听着孩子打了一个饱嗝,念穆笑了笑,过了昨夜,她的心就安定下来很多。

因为今天就能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了。

慕少凌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总有办法让他听话。”

念穆愕然地回过头看了男人好几秒。

她是孩子的母亲,照顾了他这么多年,什么脾性自然是知道的,她当然是有办法的。

只不过这些都不能说。

念穆说道:“孩子喜欢吃我做的饭,自然就有了交换条件,淘淘,我说的对吧?”

“嗯,我喜欢吃姐姐做的饭!”淘淘点了点头。

念穆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端起另外一碗粥,这是保姆知道她要留下来照顾淘淘后,专门告知厨娘,让她明天带早餐过来的时候,多准备一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