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影院在线下载

本身刚才看到肖家三郎那小丫头,那般做作的吃肉,临了还一副显摆的模样,就把她给气的不轻,几欲吐血三升,嘴里正连连咒骂着肖家人没一个好东西,结果身边的孙子还如此被馋的惨哭,王家老恨不能上去活撕了肖雨栖。

那刀子眼,直往肖家一干人身上飞。

肖家大房、二房、四房人,一个个也如同吃了屎的表情。

心说,我草,我们招谁惹谁了?他们都还没有尝到肉味呢,六丫头那死崽子,也没孝敬他们一块尝一尝啊?

瞪他们有个屁用?骂他们有个屁用?

他们还委屈呢!

只是想想六丫头那暴力的样子,唉,算了!

肖家另外三房人不由的缩了缩脖子,就是连怀里也被肉馋的不行,也小声嚷嚷着要吃肉的孩子们,家长们也都压服了下去。

为啥,他们变不出来呗。

至此,众人的目光更是火辣辣的,带着刀子样朝着肖雨栖飞射而来。

在众人肉眼无法察觉的地方,十娘跟素云看着自家主人遭恨的模样,她们心好累,让她们说什么好呢?

遭人恨的某人,回味着嘴里猪耳朵的味道,肚子没饱仍就叽叽咕咕的叫,边上的李玉蓉赶紧逃背篓,拿出背篓里的干粮来。

甜甜素纯的秀美风采

两日路程走下来,为了能让家人保持体力不掉队,不挨鞭子,兄长派汤管家置办的干粮,还有半芹半夏送的那些,基本消耗一空。

也是,天还有点热,怕放不住,汤管家没敢多买,半芹半夏本就打着跟他们西去的主意,买的就更不多,怕不是打着边走边买新鲜的主意。

如今细粮干粮所剩不多,李玉蓉把这些拿出来分给三个孩子,自己与丈夫却是在黑暗中,拿起衙差分发的那能砸死人的黑馍馍啃了起来。

配着女儿带回来的热开水,倒是不难下咽。

他们好歹还有的吃,刚才更是吃了美味的红烧肉,比起身旁这些没得吃的同行人,无疑,他们一家子是幸运的。

肖雨栖一家人都抱着干粮啃,边上一干人等羡慕坏了。

不看,不闻,他们尚且还能抵御腹中饥饿,可一看一闻之下,好家伙,肚子抗议的直打鼓。

他们也饿得慌啊,可能怎么办?

该死的衙差,每日跟赶牲口一样,赶着他们走六十里地,却只提供那么一个黑馍馍,他娘的,那么点点大,连嘴巴都糊弄不住,更何况还是糊弄肚子?

饿呀,累呀……

心里有成算,偷偷留了半小块黑馍馍的,忍不住饥饿,赶紧掏出来啃一口垫吧;

有家人送行,送了点干粮食物的,再俭省,碰到这样的情况,也赶紧拿出一小块出来磨磨牙;

唯独啥都没有的这大部份人,一个个的都拿狼样的眼光,黑暗中盯着身畔有东西吃的人,恨不得自己蹦跶上去也咬一口才快活;

这般火辣辣的目光,夹在依旧嚎叫熊孩子的哭声里显得诡异,却异常的和谐。

李玉蓉当然能察觉到周围的不善目光。

今日自家人的作为,跟自己坚持的低调很不符合,本身第一个去了枷锁就已经惹人眼了,如今女儿这一出……

李玉蓉觉得如芒在背。

肖文业敏锐的察觉到妻子的后脊紧绷,他不动神色的挪过去,用自己高大的身躯,遮挡住妻子瘦弱柔软的身姿,低声安慰,“蓉娘别怕,万事有我呢!”。

肖雨栖本正啃馒头啃的带劲,听到爸爸安抚妈妈的声音,她抬起头,也发觉了妈妈的紧绷,小家伙不悦,同时敏锐的察觉到周围不善的目光。

心里暗骂一群吃打没记心的家伙,馒头也不吃了,塞到身边大哥手里,冷笑着跑到墙边,哈的一声大喝,抬腿,然后。

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……

小家伙语带要挟,“娘,你放心吃,谁要是敢再叽叽歪歪,我就让他们变成这面墙。”。

等她大摇大摆的走回刚才的位置坐下,顺手拿过大哥手里的馒头继续啃时,众人的目光,却被刚才她踹的墙壁深深吸引。

艾玛哎,就小小一个小丫头,点点大的脚,轻飘飘的一踹,马丹的,墙壁上那个透了月光进来的小洞,其实是刚才一直就有,只是他们粗心没发现的吧?对吧?

众人干咽口水。

不好惹,不好惹!

死丫头别看人小,这性子跟力气倒是古怪,怕不是像开国乾国公那样力大如牛吧?

真正遗传到巨力的肖羽杨,额,正在憨吃馒头,毫无所察。

这位才是真正的憨货神经粗。

周围的人暗暗告诫自己,算了,算了,他们一个个细皮嫩肉的血肉之躯,不能跟蛮子硬碰硬。

自认为自己不比墙壁硬,一个个都缩了脖子,收回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。

肖雨栖发现身边的火辣目光消失,嗤笑一声。

奶奶的,都是一群欺善怕恶的辣鸡!

吃完干粮,喝了热乎乎的水,一家人摆开架势准备休息。

躺在油毡布上,感受着冰冷冷的地面,肖雨栖望着身边,身下啥也没垫的父母,她心里打算着,回头得找个机会,搞掂能垫在地上睡觉的家伙事才行,哪怕草席子也成啊。

她一路走来就发现,温度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,想来再过不久,或再往前走一走,温度怕是会更低哦。

到时候再睡地上,自己扛得住,妈妈跟哥哥还有爸爸他们能不能扛得住?

虽然今天的热水里,自己也下了一管子基因改良液,可那毕竟是五个人分,自己还占了一份呢!唉……

总感觉到了眼下这个低等星球后,她的脑子使用率比在垃圾星高多了,要操心的事情怎么辣么多呢?

她是多么怀念,能用拳头解决一切的美好日子啊……

感慨着,昏昏沉沉的快要入睡时,突然,紧紧关着的屋门被吱呀一声推开,外头响起一个猥琐中带着舒爽的声音。

“行了,今天爷们心情好,你们赶紧进去吧……”。

肖雨栖气恼,明明她就快要睡着了的,是谁那么缺德,居然扰人清梦?

火大的支棱起小身子抬眼望去,看到门洞里出现的人,肖雨栖张大的小嘴巴发出了然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