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儿视频app下载

孙玉岩整个人缩在角落里,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信封,脸上带着无比喜悦的表情,颤抖着将信撕了开来。

看着第一行,父亲二字,他的眼睛又忍不住的红了一圈,模糊的看不清信纸上的字。他抬手擦了擦眼睛,自嘲着自己的没用。

瞪大了眼睛看着下面的内容,越往下,他的眼睛瞪的越大,越看,那颗抬的高高的心,落的越低。方才飘然在空中的他此刻却像是落入冰冷深渊。冷的身僵硬,心,因为冷连跳动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他张大了嘴,努力的呼吸着,仿佛不这样下一秒真的会因为呼吸不顺畅而窒息而死。

他低头看着这封信,这是一封催命的信。

他再笨再蠢也懂里面的意思,只有他死,才能让墨卿逃避这一次太子有意的为难,只有他死……孙岩突然觉这封信显的他异常的可笑,他怎么还能期待着,墨卿会寄信给他。她说过的,此生不负相见,她说过,她不恨了但是却不能原谅他。她还是恨他的,他怎么还会以为,这封信是她思念自己的证

明。

只不过,是想让他帮她做这件事罢了。

孙岩心里是怨的,是气的,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怨,去气。这么多年,他为她这个女儿又做过什么呢,她说的对,她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,现在,也不过是他为她做些什么的时候。

他活着,其实早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,但是现在他的死却能帮她一个大忙。

孙岩握着信的手不禁慢慢收紧,心疼的连呼吸都是痛的。他知道,他应该为她而死的,他应该答应她这个最后的也是这么多年来的唯一的要求的,但是……他突然现, 他不想死,他真的一点也不想死。

即使是苟且偷生,他也想活着,他想在心里慢慢的回忆起他们以前的美好,他想偶尔听到关于她的消息。他,真的不想死。“孙岩,你在那里什么愣呢,还不快点睡觉。小心明天起不来,到时候又是一顿鞭子。”狱友在一旁提醒的叫道,看着他与方才的喜悦的脸色比起来,显得一片死灰的表情,有些疑惑,“这信上说什么了,

清纯粉嫩绝色双娇小黑裙私房照

瞧你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。”

孙岩抬头对着他摇了摇头,“没,没什么,我只是太惊讶……惊喜了。”

“看出你的惊喜的,跟要放你出去都让你惊喜呢。好了,明天再慢慢的惊喜吧,快点休息。”躺在早已经习惯的冰冷的床铺之上,盖着早已经习惯的单薄的着臭味的被子,明明是早已经习惯的一切,现在却觉得无比的不适应。孙岩整个蜷缩成一团,早就习惯了这些,今晚却觉得无比的冷,冷的

让人抖,冷的连牙齿都开始打颤。而那封被他藏在枕头下面的信,他连碰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“周大夫,还没找出主子中的是什么毒?”沐影叫住正准备去韩相爷府的周大夫“这已经是第十天了。”周大夫皱着眉头回道,“她入口的东西现在只让雪阡跟冰夕二人经手,什么也查不出来。而下毒之人明显不是想伤她性命,纯粹的是拖延着什么,所以就找了让人昏睡不醒的迷药。你也知道迷药的种类多而

杂,可是刁钻的更多,偏偏要对症下药。”

沐影的眉头紧皱,“周大夫,你说,下药之人这般做目的到底是什么?无非是拖延时间,那么,拖延时间是想做什么?”

周大夫摇头,“这个谁又能猜到。我先去了。”

周大夫刚转身,沐影再次将人叫住,“等等。”

“周大夫,你说现在主子经口的东西都是经雪阡跟冰夕二人之手?”

周大夫点头,“除了她们,已经不放心交给任何人了。只是,主子的情况却还是这样。”

沐影的眼神越来越阴沉,“那就换人。 ”

周大夫略惊愕的看着沐影“你……是怀疑她们两个?”说完他忙摇头,“不会的,她们两个丫头从小跟在主子的身边,比我们时间还久,定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沐影道,“我没有说她们做了什么,或许是她们没注意而被别人做了什么。周大夫,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小姐醒过来,以免生我们不知道的不能挽回的事情。至于她们两个是否做了什么或是谁做了什么,现

在不重要。”

周大夫一想到若是她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个起了什么异心,会生什么可怕的事情。毕竟她们两个知道的事情比他还多。

“如果她们两个人都不能相信,那又要相信谁?让谁去照顾她呢?”周大夫仍是觉得不可行,“就算换了个人,到时候入口之食还是不可能避开她们两个人的。”“长公主。”沐影说,“她可以帮忙。毕竟主子帮过她那么多,让她帮忙她必然不会拒绝。入口之食这件事,我们可以私下里拜托她,不让雪阡跟冰夕现便行。我说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小姐醒来,至于到底是不是她们两个动手脚,其实只要管好入口之食便行了。你是大夫,比我也清楚。这种让人昏睡不起的迷路种类繁多,解法刁钻的一对一,但是有个特性,便是要不停的服用,药效短。甚至一天不服,

之前服用的人精神都会有所恢复。”

“确实如此。”

“这般,我们也只要试上一两天便知道的效果了。 ”

周大夫想着确实也是如此,“那可以,你去长公主府找长公主,让她帮忙,我先去韩府。我也要确认主子只是被下了迷睡药,而没有其他的危险。”

说着已经背着药箱转身离开。

“喂,周大夫,周大夫……”

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将人叫回来,沐影很是郁闷,这个……为什么要让他去啊?

沐影开始纠结了,他是要光明正大的去,还是偷偷的过去?

沐影甩甩了头,鄙视了一下自己,什么叫偷偷的,他哪里是这种人。

于是乎,当天的深夜,长公主府的院中飞进了一个黑衣人。他躲过所有的守卫后,停在了长公主房间外。

这个……他还是想过了,若是直接白天来长公主府,被有心的人看到,到时候再胡编些谣言,对谁都不好。毕竟他现在跟主子的谣言也不少。

他抬手敲了敲门。

“听雨吗?不是说了,我没胃口,不吃了。”

“长公主,是在下。”

倚着床边的夜云岚心不受控制的一颤,这个声音……她有些惊愕,外面的人只说了不到十个字,她居然就能猜到他的身份。

她穿好衣物,来到门口,手放在门栓之上,“沐……公子吗?”

“恩,是的。”

心,不受控制的加跳着。夜云岚即害怕又有些莫名的期待“这么晚了,有事?”

门外的沐影看了看四周,远处巡逻的侍卫快要走过来了,“还请长公主开门,我有要事商量。只耽误你一会的时间便走。”

听着他略着急的声音,夜云岚犹豫了片刻便开了门。

门刚打开,沐影就已经急着走了进来,进来后忙转身将门关上。还好,就差一点被巡逻的侍卫看到,他就成为刺客了。

松了口气,一回头正对上夜云岚的眼神。

夜云岚看着那双露外面的熟悉的眼睛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转头移开目光,“沐公子,这般晚了,不知道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至从那件事过去后,两人便没有再见过面了。突然见面,反而有种莫名说不清的感觉萦绕在两人之间,有些尴尬与陌生,又有些暧昧。